新闻动态

广州日报 报道竹建筑双年展

      2015/9/9 15:10:09

2014年11月26日  广州日报报道竹建筑双年展

竹建筑双年展开启异样“竹生活”

艺术酒店效果图

传统青瓷作坊

  18栋建筑以竹为材物尽其用,打造共融共生的魅力乡村——

  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先生的“漆山运动”,以强烈的视觉效果震撼了观者的心灵,引发了人们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层次反思;日前,龙泉青瓷的故乡——茂林修竹的浙江省龙泉宝溪乡,全球首个“竹建筑双年展”的大幕已徐徐拉开,11位国际建筑师设计的18栋竹建筑的主体结构即将收尾。这个以“因地制宜、再造魅力乡村”为主旨的双年展,既是一次筑梦的旅程,也是有力的人文实践。就此,本报采访了首席策展人葛千涛及总体规划师、其中两栋建筑的设计者杨旭。

  反思国外大拆大建 探索本地适宜模式

  2009年9月30日,策划主持“上海国际陶瓷生活艺术博览会” 的葛千涛,开始接触到龙泉青瓷,得悉地处龙泉与福建浦城交界处的宝溪乡溪头村遗存七座古龙窑,他兴致勃勃地前往探访,却发现了宝溪文化独特的一面:这里不但有悠远的龙泉窑文化,山地里还拥有得天独厚的竹子资源。同时,这个偏远的乡村至今依然保留着村规民约和朴素的民风。

  “社区营造”,是《西村幸夫:再造魅力故乡——日本传统街区重生故事》一书的中心词汇。战后的日本十分重视经济发展,但也产生了负面效应,表现在农村日渐衰退,大拆大建威胁着历史文化建筑和街区。看完该书,葛千涛深受震动,他告诉记者:“放眼中国,今天的乡村发展很疯狂又很模式化,我们大量使用新材料,像幕墙玻璃、钢结构,使用起来确实方便,又很快速,房子像搭积木一样呼啦啦地就造好了。又或者觉得安徽的马头墙很漂亮,因此全国的乡村都流行通用。一开始我们到宝溪去,当地乡政府也有着这样的困惑,觉得他们是不是要跟着白墙灰瓦的潮流走?其实,过去的中国乡村,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营造法则和建筑美学,譬如在福建是夯土为主的建筑,在浙江则多为砌石的建筑,而盛产木材的地方可能就多木建筑,即便是同属蒙古地区,鄂伦春人却并不住在蒙古包,而是用桦树皮做房屋的外立面,既可以保暖,又能防水,这些老祖宗留下的智慧,随着全球化脚步的逼近,慢慢都消失了,所以今天我们要重新恢复这种生活场景、找回原来的智慧,因地制宜地思考未来的生活方式。”   

  营造过程是“摸着石头过河”

  那么,宝溪的建筑计划,究竟应该取材什么呢?杨旭告诉记者,材料总是依附于总体设计的,虽然环保建筑材料各式各样,但他们最终选定了竹子,因为这里盛产竹子,其自然地理条件跟竹建筑能够很好地共融共生。

  因此,他们决意邀请11位建筑师共聚溪头村,以自然山水为参照物进行区域性的乡村规划与设计,并以竹为载体探索乡村建设实践。杨旭表示:“我们的核心理念就是场所精神,重新认识当地的地域文化乃至文脉,用当地的材料去营造一种生活方式。”

  同时,此次竹建筑双年展采用的是“升级版”低技术,无论是竹子的加工、夯土、垒石等,基本上都是常规的、常见的,但落地实施的过程却并不容易。由于没有可参照物,整个营造过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单是对各类主材料加工工艺进行数据采集与实验,就用了半年时间。“到目前为止,需要深化的设计方案、工艺研发、建筑实践一直同步展开。”葛千涛如是说。

  葛千涛也强调,中国向来物产丰富,少有人对竹材料进行研发、处理,因此多数建筑师也不愿冒险去尝试,在这方面国家的设计、施工规范尚未出台,但随着竹建筑双年展的深入,相信会有所推动。

  而即将现身的18栋竹建筑,大体可分成两类:一类是竹子只是作为装饰概念用于建筑的外围、表层,并非主结构;另一类则纯粹用竹子来做承重结构,无论柱子、房梁,都是竹材。杨旭说:“我所设计的两栋建筑就属于第二种。竹子的特点是受拉、受弯性能好,很有弹性,适合挑大梁,即便跨度大一些也没问题。”

  利用竹资源打造当地“包豪斯”

  葛千涛表示,他们希望通过竹建筑双年展的示范作用,让更多人重新认识竹子的可贵之处,发现其无限可能性。

  “对竹材料进行加工与施工的都是我国浙江的某企业,但在对竹材料的认识、应用与设计环节上,国内明显是滞后的。今年我到西班牙去,发现马德里机场的顶棚天花和办公区采用了竹刨切多层板和竹刨切板,共计23万平方米;泰国panyaden学校位于清迈的茂密森林中,其中就有多座竹建筑……竹子的应用范围超乎想象,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既开启民智,又开启设计师的创意思维。”

  葛千涛期待未来也能在宝溪延伸出一所“绿色学校”。而他更美好的憧憬是:在当地办一所竹的“包豪斯学院”,就地培养各类有创造力的工匠,由原住民参与研发、设计、制作各类竹制产品。他认为,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因地制宜”。同时,他还希望能吸引各地的工艺美院到这里合作办学,通过当代的设计与创新,提升手工艺的品质与内涵。

  而在保护上,葛千涛旗帜鲜明地表示:“这里不应发展成旅游景点,而应成为游学的地方,让人们真正展开一次文化之旅。因此,可以考虑像不丹一样,通过预约控制人流,让来到的人真正能够近距离接触炼泥、龙泉窑、种植业。”

  

      部分竹建筑介绍

  传统青瓷作坊

  建筑的环境控制系统依赖于自然通风、夯土墙的耐温性,以及湿度传递性。南北方向的窗户可以对流通风,因此无需安装任何采暖设备。所有的照明器材,将采用荧光灯及LED设备,可以为工厂提供合适的灯光效果及氛围。

  

       艺术酒店

  该酒店沿着平坦的农地,盘旋而起。每个房间都被螺旋平板抬升至不同层面,衔接而上,与当地现存的古龙窑遥相呼应。因此,在设计该酒店时就需要考虑,如何让人们通过倾斜的坡面联想起龙窑。酒店由两部分组成,其核心承重墙的砖块来自当地砖窑,不规则外围由直径为10厘米的当地竹子构成。

 

  水碓(瓷土制作体验馆)

  体验馆如同一个保护盒,在保护整座陶土制作坊(包括水池,水碓,水磨等)的同时,让其不受干扰地持续日常陶土制作。因此,这里设有两条独立通道:一条地面员工通道,一条街面游客通道。游客可以步行穿过这些空间,在俯视陶土制作的同时享受周围美景。

 

  低耗能示范竹屋

  该项目探索了关于最大限度降低碳排放的可能性,用以提高环境保护及自然生态发展水平。通过利用宝溪乡的自然资源,如阳光、水流、植物、自然风等多种天然材料来设计创新型生态竹屋。

 

  竹桥

  竹桥的灵感来源于1485~1488年间李奥纳多·达·芬奇的悬拱桥设计草图。木质结构在组装时无需嵌固件,只需运用层叠元素来满足其承受力。

 

  竹坞·餐厅

  竹子弯曲时,更具承重力。因此,采用这种造型作为内墙及屋顶结构,无需额外的支撑,通透却不失隐秘性。这样,不仅节约了建造成本,还为环保节能型建筑提供了示范作用。